<acronym id="ae2uk"></acronym>
<sup id="ae2uk"><div id="ae2uk"></div></sup>
<acronym id="ae2uk"></acronym> <acronym id="ae2uk"></acronym>
<rt id="ae2uk"><center id="ae2uk"></center></rt>
  當前位置:首頁 >> 廉政故事
清白之菜
發布時間:2020-12-19  瀏量數:396 作者:紀檢室轉自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)
       冬天是白菜的季節。兒時,每年秋末冬初,家家戶戶都要儲存上百斤白菜。那個年代反季節蔬菜不多,看似普通的白菜便成為冬日餐桌上的“當家菜”。關于白菜的記憶,總有著母親的味道,有著團圓的親情,還有著一份遠離喧囂的樸素與寧靜。
 
  白菜,古稱菘、白菘,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栽培歷史。之所以得名菘,是因為白菜清白高雅,寒冬不凋,四時常翠,有松柏之節操。
 
  俗話說:“百菜不如白菜”。白菜營養豐富,含有蛋白質、脂肪、多種維生素、礦物質以及大量粗纖維。白菜的吃法很多,炒、燴、熘、燉、煮、腌、涼拌、做餡……無不風味獨特,可做出百樣菜。北方人喜歡燉著吃,南方人喜歡炒著吃。在天寒地凍的東北,冬天里一道白菜燉豆腐,里里外外都暖和。
 
  碧綠的葉子、潔白的幫子,簡單的色彩,對比十分醒目。自古以來,人們就對白菜有著很高的評價:大淡若味。那是一種淡淡的甜,不會讓人吃厭、吃膩。除作菜肴外,白菜因性寒,還具有藥用價值,李時珍在《本草綱目》中就對其頗為推崇。
 
  對于那些清廉的官員來說,白菜是平凡、樸素、寡欲的象征,蘊寓其高尚的追求和人格。在江西省鉛山縣永平鎮有一塊“白菜碑”,據載,明朝萬歷年間,江蘇句容笪繼良就任江西鉛山縣令時,見百姓生活困苦,災荒年沒有糧食吃,不覺心生愧意,自繪白菜一株,并題款曰:“為民父母,不可不知此味;為吾赤子,不可令有此色。”意思是為官的得吃白菜,過與普通百姓一樣的生活;為民的不得面呈菜色,得讓百姓有溫飽的生活。笪繼良在鉛山任縣令期間,體恤百姓疾苦,信守清廉本色,深受百姓擁戴。
 
  因為白菜與尋常百姓有著密切關聯,又有“清白、耐寒”的外形內質,從古至今,文人墨客皆愛它,以寄托心志。
 
  清末畫家吳昌碩對白菜情有獨鐘,他畫的白菜淡墨寫幫,濃淡墨寫葉,構圖簡潔。他曾畫過一株帶根的大白菜,配上一個帶根的紅蘿卜,題曰:“咬得菜根,定天下事何不可為?然這菜根辣處亦難咬,卻須從難咬處咬將去。”這畫與款升華出的是一種人生哲理。
 
  “清白傳家”是齊白石畫白菜的常用標題。出身農家的齊白石,曾長年與田壟菜園相廝守,畫白菜及其他蔬果無不得心應手。他說:“余有友人嘗謂曰:‘吾欲畫菜,苦不得君所畫之似,何也?’余曰:‘通身無蔬筍氣,但苦于欲似余,何能到。’”齊白石畫蔬果,不是從書上學來的,而是從菜園學來的,筆端還帶著對勞動人民的感情。
 
  如今大棚種蔬菜,一年四季蔬菜應有盡有,但愛吃白菜的習慣沒有變。母親常說,白菜不僅營養豐富,物美價廉,而且清清白白,簡簡單單,更是寒冷季節的暖心之味。其實,簡單樸素才是生活真諦,就像白菜,看似平淡,卻有著深刻的內涵。(一凡)

上一篇:俯首甘為孺子牛
下一篇:楊萬里:竹君不作五斗謀

[關閉窗口]      [返回首頁]

版權所有:江蘇揚農化工集團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4-2015 地址:江蘇省揚州市文峰路39號
電話:0514-85123456 傳:0514-85881788 技術支持:揚州大自然網絡 蘇ICP備05050162號-2
老司机亚洲精品影院